小说 > > 正文

霍少视我为初恋by雪城冰雨小说-霍少视我为初恋文清霍怀瑾全文在线阅读

2020-10-17
霍少视我为初恋第14章 揭人家的伤疤

“你怎么会在这里?你出了院之后不好好的养伤?在这儿给人家当小姐了吗?”

霍怀瑾看着穿着职业服务员装的文清,心中莫名有一丝心疼,嘴上说出来的话却完全不是这么回事儿。

“霍先生,我不像你们这些有钱人,出了院之后只要老老实实的躺着就有钱上门。”

文清不顾周围客人异样的眼光,往后连退了好几步,险些把手上端着的酒杯给洒了。

“你说什么!”霍怀瑾听着这一番轻视的口吻有些生气,上前一步紧紧的抓着她的手腕儿,直接把酒杯里的酒给晃了出来。

“什么叫我们这些有钱人,说得好像文清大小姐从前过的不是这样的生活!”

文清面对霍怀瑾的挖苦,难得没有生气,只是淡淡的把托盘放在了旁边的桌子上,低下头,从柜子里抽出一张擦布,轻轻地擦拭着地上的酒渍。

霍怀瑾莫名觉得眼前这幅画面有些刺眼,一把将文清从地上拽了起来,“怎么在我面前就装出这种穷苦的样子?平日里也是这样吗?”

值班的经理得到周遭服务员的提醒,连忙从休息室一路小跑过来,看见是霍怀瑾,冷汗都下来了。

“文清,你是怎么干事的!要不是之前看在你在这儿干过的前提下,公司怎么可能会要你这种老弱残!”

霍怀瑾的眼神眯了眯,看着唯唯诺诺在值班经理面前道歉的文清,脑回路不知道哪根筋没搭对,突然开口维护,“跟她有什么关系?”

值班经理惊讶的抬头,勉强大着胆子看了一眼霍怀瑾,又看了看一直低着头没吭声的文清,终于识相的从二人之间看出了某些古怪的气氛,连忙道了歉,灰溜溜的离开了。

“霍先生,您要是没有什么事的话,我就继续干我的活了。”

文清轻轻的朝着霍怀瑾鞠了一躬,随后重新端起了柜子上的托盘,转过身来就要往前走。

霍怀瑾突然一把捞住了她的腰,只感觉到上面的骨头硌着自己的手疼,

这女人是该得有多瘦呀?

文清闻着那股熟悉的烟草味,脸上很明显露出了慌张的神情,手一松,托盘连带着酒杯全部摔在了地上,发出玻璃破碎的清脆声。

“你干什么?霍先生!请你不要来影响我的工作!”

文清手脚并用的挣扎着,可是很明显能看出来不得章法,连忙回头慌乱的看着霍怀瑾。

“你能不能不要再闹了?我不想和你有任何的纠缠!”

“怎么曾经堂堂的文家大小姐,现在居然沦落到了要给别人做小姐的落魄地步?”

霍怀瑾脸上的笑容不变,却让文清感觉到十分讽刺。

“霍先生,你这样算什么呢?当初不分青红皂白的把我从霍家赶出去,现在又把文安从我身边带走,现在一而再再而三的来骚扰我的生活,你不觉得你很可笑吗?”

霍怀瑾原本紧紧抓着文清腰的手,在听见这句话之后逐渐松开了。

“是吗?很难得,你也是这么想的!”

霍怀瑾脸上的笑容没变,只是淡淡的从文清胸前的口袋里抽出了一个打火机,又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了一根香烟点上。

文清有些愣神的闻着那股熟悉的香烟味,没想到他居然还用这种牌子的香烟。

说到当初这个牌子的香烟还是她自己给他介绍的。

“哦,我忘记了,这个香烟似乎还是你跟我说的,人吗?对于一些习惯的事物总是难以忘记,不过再怎么样,似乎也会有被遗忘的一天。”

文清还没有反应过来,霍怀瑾就已经把自己口中才刚刚点燃的香烟掐灭,连带着口中的烟盒一起丢到了垃圾桶里。

“怎么?文清你似乎看起来还念着旧情呢?”

“你想多了。”文清强行压下心头难受的感觉,淡淡的注视着霍怀瑾,随后一言不发的转头离去,丢下满地的狼藉。

霍怀瑾在她离开之后就把脸上带着嘲讽意味的笑容收了起来,默默的看着那个女人离开谁倔强的身影。

过了这么多年,连服个软都不会,性格一如既往的倔强呢,也不知道他这些年是怎么活下去的。

“霍怀瑾,你在那干什么呢,还不赶紧过来喝酒!”

躲在角落里将刚刚的一幕看得一清二楚的陈明生怕自己遭殃,连忙开口提醒霍怀瑾前来的目的。

霍怀瑾忍不住冷笑一声,看着满脸心虚的陈明,似笑非笑的应了一句,“来了。”

酒席散的时候,在场的男人除了霍怀瑾,其他都醉的差不多了,还是值班经理非常敬业的喊来了出租车,把每个人都送了回去。

“那个……”霍怀瑾突然犹豫不定的开口,值班经理立刻停下了手中的活儿,笑眯眯的看着他。

到嘴的话似乎又被咽了回去,可是想想今天墨绍林的态度,霍怀瑾没来由的一阵窝火,“那个文清,她什么时候来你们这里上班的?”

值班经理心里面已经先入为主的认为,霍怀瑾和文清之间有些什么情怨纠葛,但是又不敢得罪这等大人物,连忙把时间关系说的一清二楚。

“文清小姐是两年前来上班的,当时应聘的是服务员,那个时候她的身体很差,值班的大姐很照顾他,没让她干多少重活。”

“现在呢?”

霍怀瑾眼神晦暗不明,淡淡的开口。

值班经理被强大的气场吓得一哆嗦,不敢有任何隐瞒,“现在文清小姐是三天之前才开始来上班的,那位当时照顾他的值班大姐已经去世了。”

霍怀瑾听着这个消息,眼前不由自主的浮现出刚刚文清离他而去时倔强的背影,突然苦笑。

自己今天来的目的好像是来问地址,而不是仅仅来为了揭人家伤疤的吧。

可是最后这叫干的什么事儿呢?

霍怀瑾拂了一下额头,感觉下肚没多久的酒精,似乎在这个时候发挥了作用,头开始晕晕乎乎的。

专车司机见状连忙开车门下来,一把扶住了霍怀瑾,“霍先生您没事吧?要不要把你扶上车?”

“不必。”


新加坡国立大学博士留学申请 https://www.liuxue.com/lxnews/0306kU9931/
-

-

相关阅读

chenfengyib资讯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