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 > > 正文

爱你陷入无尽深渊穆阿筝柯云川小说

2020-06-28

主角是穆阿筝柯云川的小说叫做《》,这里提供爱你陷入无尽深渊穆阿筝柯云川小说,该小说故事情节新颖,剧情饱满。我心里思索着,手无意识的在身上游走,耳边却传来开门声,我下意识看向门口的方向,就看到柯云川眼睛看着手中的文件夹,另一只手拿着水杯放在嘴边,默默的走进卧室,反脚将门踢上。

精选内容:

涂抹完腿部后,我便将浴巾下摆上移,从下往上涂抹,双手沾着大宝在肚子上打圈,顺势往胸口以及脖子和手臂处移动,摸到胸口的时候有些疼痛,也不知是什么原因。

和向南晨结婚后一段时间,每到晚上的时候就会出现胸痛的感觉,我甚至心里开始怀疑会不会是乳腺癌的征兆,想去医院看看,又怕被向南晨的妈妈说我无病呻吟,娇贵身体耗费钱,一拖便拖到现在。

等下个月有假了,说什么也要去医院检查检查!

我心里思索着,手无意识的在身上游走,耳边却传来开门声,我下意识看向门口的方向,就看到柯云川眼睛看着手中的文件夹,另一只手拿着水杯放在嘴边,默默的走进卧室,反脚将门踢上。

柯云川抬眼瞥了我一眼,猛地停住脚步,他愣在门口嘴巴微鼓,口中似乎含着水,眼睛直愣愣的看着我。

我也愣坐在床!”上,忘了动作,毕竟一个以为走了的人突然出现在房间里,而且还是现在这个场景,我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,原先我见柯云川没在客厅,就以为他跟昨晚一样半夜出门,所以乍一下看到他推门进来有些意外。

咕噜!

房间骤然安静下来,突然出现一声巨大的吞咽声,是柯云川将自己口中的水吞咽下肚,不过这一声音都是打破了房间此时的僵局。

我突然意识到自己此时的样子,刚洗完澡,头发上撩夹起,只有些许碎发落在脸边,身上只有一个浴巾,而且还因为我涂抹护肤品的原因,敞开至胸口,整个浴巾硬生生被我弄成了裹胸斗篷,只剩下被压的边角堪堪坚挺着不落。

“你这是要开窍了,诱惑我吗?!”柯云川反应过来,轻笑了声,啪的一声将手中的文件夹合拢,拿在手中慢慢朝我徒步。

当然不是!我转头刚想出声反驳柯云川,可等看到他时,我却又说不出口。

之前为了省事,我没有打开卧室的灯,只留了壁灯和浴室灯,浴室云雾缭绕,澄黄色的灯光从门口溢出,照在柯云川的脸上映出他泛着光的眼睛。

柯云川身高逼人,再加上身上那气势,使我心口一颤,现在也来不及穿衣服,便赶忙将身上的浴巾合拢,双腿在床!”上!”!”蠕动,微微后退。

可这床本就不大,柯云川几个跨步间便到了床边,他慢慢身体下蹲,随意将手上的文件夹扔在地上,水杯也放在床边,眼睛闪着光。

啪!的一声,我的身体随着这声音轻颤,一个灼热的手掌此时正抓在的脚腕处,灼热的体温从脚腕处上涌。

我尝试性的抽了抽脚,却发现被柯云川抓的死死的,心里有些惊慌,此时柯云川身上有种压迫感,我不敢与他直视,视线一触既退,能感觉到柯云川的目光,上下打量着我。

啪!又是一声。

柯云川的另一只手也抓住我另一只脚腕,双手微微高抬,我脸上瞬间一热,温度急剧上升,我甚至觉得脸要被烧着的感觉,被此时的姿势惹的羞愧。

膝盖下意识合拢,可却抵不过柯云川的力道,他抓着我的脚腕慢慢打开,目光上下打量道:“你真是……”

柯云川话说了个开头又闭嘴,我明显听到他喉结上下轻动吞咽的声音,以及抓着我的力道在慢慢加重,还有那在脚腕处轻滑的拇指。

我身体竟也开始颤抖起来,橙黄色的灯光打在柯云川的背部,使他的脸部处于暗处,我看不清他脸上的神情,但那轻笑声,柯云川明显也感觉到我身体的变化。

突然一个黑影上扑,我顺着力道倒在大床!”上,天花板出现在我的视线中,耳边是柯云川急促的呼吸声,他猛地扑到我的身上,双手撑在我脸颊的两边,整个脸埋在我的肩膀处,闷声道:“真是该死的性感!”

身体一僵,柯云川的脸在慢慢移动,耳边传来他略带嫌弃的声音:“这是什么味道?!这么浓烈,你不知道女人最重要的就是若有若无,若即若离,你这味道跟一个中年大妈似得。”

我下意识的翻了个白眼,心里暗骂,有本事别闻,本来我涂这个也不是为了取悦他,话还这么多,而且柯云川说完也没见离开,鼻子还不是紧贴在我的颈部。

抬手推了推趴在上方的柯云川,我忍不住吐槽道:“嫌难闻你可以不闻,请你从我身上下来!”

“难闻是难闻了点,不过我不嫌弃你。”柯云川闷闷的声音从旁边传来,我却不以为意,默默的翻了个白眼,昨天某人还说我是个让人没兴致的女人,现在又说不嫌弃我,男人真是善变的生物。

我还在思索怎么回答的时候,便觉得身上的压力消失,转而一凉,低头一看发现柯云川单手撑着自己的身体,用另一只手将我身上的浴巾拽走,此时我身上空无一物,赤身裸!”体的躺在柯云川的身下。

身上压力剧增,我不知为何脑海里想起白天在市中心,坐在他车上副驾驶的那个美女,心中涌起一股抗拒,猛地抬手撑在柯云川的胸口,侧头看向别处,在柯云川想压下来的时候,拼命用双手抵住。

“嗯?”尝试了几下,柯云川也发现了我的不对劲,略带疑惑道:“你这是怎么了?!”

我顿了顿,不可能告诉柯云川是因为白天那个陌生的女人,毕竟我和他是交易关系,根本没有立场心生不满,便没出声作答。

身上压力骤减,柯云川面露不耐的从我身上坐起身,有些烦躁的抬手猛地扯开自己的领带,皱眉看着我怒道:“你到底怎么了?!问你你又不说,老是摆出那副死样子给谁看!”

看柯云川的样子,似乎已经有些不满,可我心里也有些不舒服,略微思索了一下,便用工作太累为借口,出声敷衍道:“没什么,只是工作了一天有点累了,明天还要早起,所以想早点休息。”

-

-

相关阅读

chenfengyib资讯网